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關聯圖書

圖書搜索:

張稷:為書而生的智者——陳原

2019-09-30作者:張稷刊發媒體:中華讀書報瀏覽人數:2

  

2018年12月21日,“陳原誕辰一百年紀念座談會”在商務印書館舉行

 

  陳原(1918—2004),原名陳洪泰,廣東新會縣人,1938年畢業于中山大學工學院土木工程系。中國當代著名出版家、作家、翻譯家、社會語言學家,世界語運動拓荒者和著名活動家。

 

  早在學生時代,陳原就參加學生救亡運動,參加世界語運動和拉丁化新文字運動,其間主編宣傳抗戰的世界語刊物《到新階段》和《正義》。自1938年起,先后在國際反侵略會廣東分會、第四戰區民眾動員委員會從事宣傳工作,后輾轉桂林、曲江(韶關)、重慶、上海、香港,先后參加新知書店、生活書店、三聯書店從事進步出版工作,其間主編進步刊物《反侵略通訊周刊》《新軍》《世界文藝連叢》《民主世界》《讀書與出版》等;參加編輯進步刊物《少年戰線》《新華南》《世界知識》等。陳原勤于寫作與翻譯,出版了地理學、國際問題、外國文學、蘇聯音樂等領域的著、譯數十種。1949年起,先后主持三聯書店編輯部,擔任世界知識出版社副總編輯、國際書店副經理、人民出版社副總編輯、文化部出版局副局長、商務印書館總編輯總經理等出版領導職務;同時又擔任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副主任、主任,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第一和第二屆副主席,中華全國世界語協會會長、名譽會長,國際世界語協會名譽監事。陳原長期從事文化出版工作,為中國出版事業和商務印書館的發展奉獻了畢生的智慧與心血,成為才識卓著、多有建樹的一代大家,為我國文化出版事業做出了杰出的貢獻。

  陳原是百科全書式的啟蒙知識分子。他一生經歷豐富、博學多藝、著述豐厚。他精于編輯出版業務,對文學、語言、音樂、地理以及國際政治都有深入研究與建樹,被公認為是一位百科全書式的知識分子。他廣泛的志趣和深入的研究,并非為了個人興致或者純粹的學術旨趣,而是為了回答時代的命題,為了推動中國的文化發展和社會進步。年輕時為了鼓舞抗戰士氣,他編寫抗戰歌曲;為了宣傳愛國思想,他編譯地理著作;為了民族的解放與進步,他參加拉丁化新文字運動。中年時因《現代漢語詞典》在“文革”中受到批判,他又狠下功夫研究語言學,在語言學領域獨樹一幟。晚年時他敏銳地預見到信息技術對語言與出版的沖擊,開始研究新技術新理論,呼吁年輕一代積極應對新技術革命對語言與出版工作的挑戰。他的一生始終以救亡和啟蒙為志業,無時無刻不關注、關懷現實的中國命運,被喻為“中國近代啟蒙知識分子的殿軍”。

  陳原是我國出版事業的改革家、實踐家。出版是貫穿陳原一生的事業。戰爭年代,陳原以密集的出版活動喚醒民眾、實現救亡與啟蒙的理想;五十年代陳原投身國家文化與學術的建設,參與制訂的國家翻譯出版外國學術名著規劃,成為商務印書館“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的藍本之一;七十年代,他參加編訂的國家《1975年至1985年中外語文詞典編寫出版規劃(草案)》,成為影響我國數十年辭書編纂出版的指導性文件;“文革”結束,他致力于辭典出版領域的“撥亂反正”,組織中外語文詞典十年規劃的實施,為迅速在全國恢復出版秩序出謀劃策;改革開放之初,他擘畫“漢譯世界學術名著”的結輯出版,在“文革”十年書荒后,帶給學術界和廣大讀者巨大的驚喜。他參與籌劃并擔任《讀書》雜志首任主編,使《讀書》成為具有濃厚民主氛圍的思想與學術論壇;他首開風氣走出國門,開展對外出版合作,努力擴大中國出版在海外的影響;他積極籌備建立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策劃編印《中國出版年鑒》,使出版工作有了自己的史志。

  陳原是中國社會語言學研究的主要奠基人和開拓者。陳原在長期的語言文字工作中積累了豐富的社會經驗和語言知識,在接觸西方社會語言學以后,他根據中國國情開辟社會語言學研究的新天地。所著《社會語言學》是我國第一部社會語言學專著,填補了我國社會語言學研究的空白;他對中國社會語言學的學科性質、研究對象、研究方法等都進行明確的論述,建立了理論框架;他重視新詞語研究和詞典編纂理論研究,探討了語言變異與語言規范的辯證關系;他推動漢語漢字研究字頻測定、常用字測定和通用字測定,促成《現代漢語常用字表》《現代漢語通用字表》的發布,對于形成科學的語言規范觀起到重要作用。

  陳原是具有深厚愛國主義與世界主義情懷的世界語領導者。1930年代初,陳原便開始學習世界語,他以世界語為武器,從事抗日民族救亡運動,為中華民族的獨立與解放而斗爭。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他協助胡愈之、葉籟士領導我國的世界語運動,之后又擔任中華世界語協會領導。他曾說:“我不是為世界語而學世界語的,我是帶著一種信念而學世界語的,用世界語的,是為了爭取人的生存,為了得到人的尊嚴而推廣世界語的”;“中國世界語運動引導世人追求和平,追求進步,追求知識,為人的幸福,為人的尊嚴,為人的美好夢想而不斷奮斗”。

  陳原在商務印書館的工作,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1972年至1979年,任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聯合機構的領導成員,“文革”后又任國家出版局黨組成員,并于1977年任中華、商務聯營機構總經理總編輯。任內突破重重阻壓以內部發行方式出版《現代漢語詞典》(試用本),難得地促成了“文革”中最重要的學習工具書的流通。第二階段為1979年至1983年,專任商務印書館總編輯總經理。編訂商務印書館五年出版規劃(1980—1984),結輯出版“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成為改革開放在思想文化領域的標志性出版物,也是改革開放重要思想成果;加強內部組織建設、制度建設和人才培養,定期出版溝通內部信息的《商務印書館館訊》等;首開風氣,先后與英國牛津大學出版社、日本小學館等海外出版機構開展合作;倡導發掘研究和學習宣傳商務印書館的歷史文化與優良傳統,使得百年商務的歷史文化價值得以觀照時代,并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這些舉措使得商務印書館從“文革”混亂中迅速恢復生產秩序,引領改革開放之初出版界思想解放與學術發展潮流。第三階段為1983年以后。1983年底,陳原不再擔任商務印書館總編輯總經理,仍擔任商務印書館顧問。期間關心指導并親自參加了一些重要工作,例如指導編訂商務印書館七年規劃(1984-1990),主持《趙元任全集》編輯出版等。在商務創立100年之際聯張元濟、葉圣陶、茅盾之句集成館歌《千丈之松》,表現了百年商務恢宏的氣象、高遠的志向、艱難的歷程和堅韌不拔的精神氣質,成為商務人傳唱的經典。

  陳原特別重視商務印書館館史工作。在擔任商務印書館領導期間,編印《商務印書館圖書目錄(1897-1949)》和《商務印書館圖書目錄(1949-1980)》,選印嚴(復)譯名著和林(紓)譯小說系列,編寫《商務印書館大事記》,出版《張元濟書札》和《張元濟日記》等。陳原還親自撰寫有關館史和館中人物文章多篇,對揭示商務印書館在近代文化上的貢獻和推動對商務的學術研究,起著先行者的作用。

  在陳原先生誕辰100年之際,商務印書館百年文化研究中心策劃出版“陳原小叢書”,旨在整理散落的陳原史料性回憶文章和紀念文章,為商務館史研究和陳原人物研究留存史料,也藉此向這位具有人文主義情懷的出版先驅致以敬意。叢書暫收四種:

 

《如歌的行板:陳原晚歲雜憶》(商務印書館2019年出版)

《隧道的盡頭……:陳原另一種回憶錄》(商務印書館2019年出版)

 

  《如歌的行板:陳原晚歲雜憶》由陳原先生晚年的四種回憶文字組成:《我的小屋,我的夢》是早年居住廣州、曲江、桂林、上海、重慶、香港期間的往事回憶,包括與夏衍、葉籟士、田漢、葉圣陶、陳翰伯等人的交往軼事;《六十年重溫〈世界〉》為早年參加世界語活動的回憶;《書海初航:記我的學生時代》是關于學生時代求學生活的口述,由陳湄整理、于淑敏校訂;《對話錄:走過的路》是在整理三卷本《陳原語言學論著》時與助手柳鳳運的對話,主要內容為語言學研究經歷的回顧。

  《隧道的盡頭……:陳原另一種回憶錄》收錄陳原20世紀90年代撰寫的兼具政論性質和往事漫憶的散文隨筆,分為《不是回憶錄的回憶錄》《隧道的盡頭是……》和《黃昏人語》三部分,內中將真實的經歷、體驗和思考融入波瀾壯闊的世界歷史進程,為當今讀者展現了一代革命知識分子的精神理路和時代作為。

  《為書而生的智者:陳原紀念文集》收錄出版界、語言學界、文化界的友人、同事、晚輩、學生對陳原的懷念和追憶文章,為了忠實反映陳原生平全貌,也收入個別專訪和研究文章,共約50篇。文集多角度展現了一位百科全書式的智者豐沛壯麗的人生,展現這位理想主義者在諸多領域的真知遠見與開拓之功,亦可從中感受他對文化晚輩的脈脈溫情與悉心提攜,勾勒了啟蒙知識分子最后一個孤單的身影。

  《故人書簡:陳原友朋書札》精選陳原保留的20世紀7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末期的友人書札數百封。書札作者包括文化名人如葉圣陶、胡愈之、夏衍、黃秋耘,語言學家如王力、呂叔湘、許國璋,更多的則是出版同人如羅竹風、史枚、范用、宋原放、藍真、李祖澤、陳萬雄,以及部分海外友人等。這些信札涉及讀書、出版、詞典編纂、語言學、世界語、音樂等領域,展現了陳原勤奮、博識、睿智的大家風范,記錄了幾代知識分子走出“文革”末期的風雨,擘劃、組織、投身于改革開放及市場經濟環境下的文化建設與學術創造的過程,是一個國家一個時代從文化的逆行悖亂走向繁榮發展的珍貴見證,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

  2018年商務印書館百年文化研究中心成立,中心致力于商務印書館歷史資料的整理與研究。今后將不定期推出“商務印書館館史書系”,對有關史料進行系統整理,期以助益商務館史的學術研究。我們想,也許這才是對陳原念茲在茲的商務印書館歷史研究事業最忠實的繼承與最深情的致意。

  叢書在編輯出版過程中得到了陳原家人陳湄、陳江、陳淮、陳河以及生前友人、有關學者陳萬雄、柳鳳運、曲彥斌、蘇金智、于淑敏等先生的鼎力支持和幫助,在此一并致以深深的謝意。

  (本文為商務印書館“陳原小叢書”序言,發表于《中華讀書報》2019年01月23日 07版)

 

刷宝红包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