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人物 | 他長一張好萊塢明星臉,但業界更看重他的“浪漫理想”和“英雄哲學”
2019-09-05瀏覽人次:1

  【編者按】世界最大大眾出版公司CEO杜樂盟長著一張好萊塢明星的臉,卻兼有政治家和商人的抱負和精明。他希望企鵝和蘭登書屋的合并不僅是對動蕩市場環境的被動應對,而是主動一種主動迎戰、積極改變出版世界的舉措。在對未來的規劃中,保持與作者的關系、與讀者親密接觸是這家出版巨頭將積極去實現的目標



企鵝蘭登書屋CEO杜樂盟



  企鵝蘭登書屋的CEO杜樂盟長得像阿倫·艾克哈特(美國影視演員)和喬·哈姆(好萊塢演員)的混合體,而他的行為就像一位政治家。最近,他開始環游世界,走訪多家企鵝蘭登書屋的海外據點,努力向集團內傳遞他所說的“透明、聯系和溝通”。杜樂盟是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出版人,但是他現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說”:向他的員工“說”,回答他們關于這個變化無常的新時代的問題;還有向你們——他的讀者——“說”。

  德國出生的杜樂盟精通于經營。2008年,他負責接手管理美國蘭登書屋的經營,做出了許多成就。2013年月,企鵝蘭登書屋正式合并。目前杜爾領導的企鵝蘭登有250多家獨立的出版分社,遍布五大洲,其中有很多家分社都像獨立公司一樣運營。企鵝蘭登的員工超過10000人,每年出版15000種書,收益達390萬美元,美國圖書市場占有率達25%,加拿大圖書市場占有率更高。說企鵝蘭登是世界上最大的大眾出版公司都是在低估它,就像說Beatles(英國披頭士樂隊)只有幾個粉絲,披薩的口味一般般。面對急劇變化的出版界,企鵝蘭登書屋的存在非常有必要,而且它可能是第一個規模如此之大的合并案例。

  出版界彌漫著普遍的恐慌。快速變化的市場體帶來一堆復雜的現實,但是基本情況是這樣:書店數量已經減少了,未來還會繼續減少;亞馬遜獨占鰲頭,未來還會繼續獨占鰲頭;加拿大的傳統零售為了生存已經被Indigo(加拿大最大的書籍、禮品及特色玩具零售商)死死控制住了,Indigo已經強有力到可以使合作的出版商在業務上為Indigo的利益而讓步;報紙和雜志中的文學報道是以前讀者了解新書信息的主要途徑,現在報紙和雜志中的文學報道也在減少。同時,人們也不太買書了。本來“數字革命” 是為了創造收益,改變一切,但是現在加拿大的數字出版已經步入停滯階段,市場率大致停留在12%-15%之間。說句好聽的,數字轉型充滿挑戰。

  企鵝和蘭登的合并正是為了應對出版業所面臨的這些挑戰。杜樂盟堅持認為,這是“超前的動作,這不是聯合,不是協作,不是防守,而是為了國內和世界范圍內的收入增長”。不管怎樣,有一點是對的,企鵝和蘭登都是成功的公司,合并了之后會更加成功。

  其實,企鵝和蘭登的結盟既是因為預感到圖書零售的穩定性將進一步瓦解,也是因為意識到出版商們為了發展需要與讀者建立全新的溝通方式。杜樂盟認為,服務范圍的擴大將是成功的關鍵。他渴望找到一個更好的方式來接觸讀者,“這也正是企鵝和蘭登合并的主要原因”,而且也能讓廣大讀者感受到這場在脆弱的出版生態圈里發生的“合并風云”的影響。

  換句話說,讀者能接觸到出版商。加拿大人布拉德·馬丁是企鵝蘭登書屋的高層之一,他承認他們打算更為直接地接觸讀者,而且他們希望與讀者建立更有意義的關系——這種關系將比亞馬遜的成功因素更有意義。 “我們比亞馬遜擁有更高的忠誠度,對此我很樂觀,”他說,“這里的忠誠度是指我們的作者。你們對亞馬遜忠誠是因為你能在24小時內買到免郵的網球拍,但是你們不會對亞馬遜產生發自內心的忠誠。”

  杜樂盟說:“亞馬遜是一個巨大的交易場所。當我們說接觸讀者,并不是指單純的交易,而是用精準的方式讓讀者與好的讀物相遇。”這一點如何實現?他表示,企鵝蘭登書屋“可以對世界上越來越少的書店進行‘破譯’,從而更接近終端讀者,使讀者對閱讀更加感興趣,并且為他們提供最好的讀物”。

  杜樂盟所說的其實早已被實現,例如,哈珀·柯林斯的Savvy Reader網站就向讀者發起了“保證閱讀50本書”的閱讀活動,并且提供討論的平臺。這正是哈珀的精明所在,用非排他性的方法與讀者們直接談論他的書,不讓讀者感覺到過分的商業氣息。由于社交媒體的融入,諸如此類的項目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可能性擁抱全行業。企鵝蘭登書屋相信,他們的頂級資源和規模將會使他們比其他公司都更能夠直接接觸讀者。

   “我們的社會任務,”杜樂盟說,“甚至比企鵝蘭登自身的成功更重要。”

  世界最大的出版公司的成功并不足以稱為挑戰,杜樂盟力求的是拯救世界,至少是拯救文學世界。他驕傲地說:“我覺得企鵝蘭登書屋可以為未來社會做出積極的貢獻。”

  在某種意義上講,杜爾所說的就是一種浪漫主義,它一直都是出版行業的理想核心,而這些充滿感情的話正是這個讓人敬畏的出版人發自內心的想法。在書與書之間,好的事情會被采納,變革將會不斷深化,差異化的理念將被傳遞——這是一種信念。這也是為什么他們渴求接觸到每一位讀者。他們不僅僅想出版讀者喜愛的圖書,還要試圖與那些推薦了他們的讀者成為朋友,獲得他們的信賴。他們想要出去看看、了解你的口味,甚至是聽些八卦。他們將會為讀者推薦恰當的商品。這是一種更聰明的策略:如果你認為通過圖書可以改變世界,那么還有什么方法比直接控制人們閱讀哪種圖書更能留住讀者百變的心呢?

  這是某種浪漫主義的體現,也是全球企業的一種自戀情結。但是,如果存在一家大型出版商——這在未來數年內極有可能出現——我們希望它的核心能有一絲老套浪漫主義的殘留。杜樂盟似乎也是“英雄哲學”——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忠實追隨者。或許這是一種近乎于救世主的極端——愛書的人一定會希望他繼續有動力地去實踐其使命。

刷宝红包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