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推薦|《校訂元明雜劇事往來信札》整理出版 再現20世紀
商務印書館古籍整理風貌
2018-05-14作者:官網報道新聞來源:商務印書館瀏覽人次:24

《校訂元明雜劇事往來信札》,上海圖書館藏,一函六冊,商務印書館2018年出版

 

  抗戰烽火中搶救國寶級戲曲文獻

  


  

  這弘偉豐富的寶庫的打開,不僅在中國文學史上增添了許多本的名著,不僅在中國戲劇史上是一個奇跡,一個極重要的消息,一個變更了研究的各種傳統觀念的起點,而且在中國歷史,社會史,經濟史,文化史上也是一個最可驚人的整批重要資料的加入。這發見,在近五十年來,其重要,恐怕是僅次于敦煌石室與西陲的漢簡的出世的。

——鄭振鐸《跋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

 


  

  1941年8月,全國戰爭硝煙彌漫,上海仍處于“孤島”時期,商務印書館以“涵芬樓藏版”之名印行《孤本元明雜劇》。初版400部,除館方“堅持勿售”之手工紙本50部外,其他機制紙本350部于數月內即銷售一空。

  《孤本元明雜劇》依據《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整理校訂而成,“擇其久未行世者,刻本六種,鈔本一百三十八種,一律以聚珍鉛字排印”。自1938年,鄭振鐸于坊間書肆發現沉埋已久的國寶級戲曲文獻《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想方設法代教育部購藏,并極力促成出版之事始,至由張元濟親自主持,鄭振鐸參與選目、校訂,曲學專家王季烈和編輯姜殿揚整理校訂,函牘往來三年有余,期間克服了因戰爭導致的郵路不暢、校訂者和主持者先后持續重病、商務印書館勞資糾紛加劇導致的罷工運動等困難,終于使這部戲曲界學人翹首企盼的珍貴戲曲選本得以推出,成為現代出版史上戲曲文獻整理校訂的佳話。

 

  張元濟、鄭振鐸、王季烈、姜殿揚等校劇信札首度公布

 

《孤本元明雜劇》校例

 


  

  滄州孫子書君楷第,著有《述也是園藏劇》之《圖書專刊》二十萬言,考訂甚詳,足使此書增價。余於校印畢后,始得讀之,因略采其說,入提要中。至此本初校者,為我吳姜佐禹君殿揚,覆核者為海鹽張菊生君元濟,函牘往返,推敲入細,皆有功此書之流播者也。敬附識於此,烈又記。                             

——王季烈《〈孤本元明雜劇〉序》

 


  

  上海圖書館藏《校訂元明雜劇事往來信札》原共七冊,2018年由商務印書館合并為一函六冊、以線裝形式出版,書名題簽出自古籍版本學家、目錄學家、書法家,上海圖書館館長顧廷龍之手。本書為張元濟、鄭振鐸、王云五、袁同禮、王季烈、丁英桂、姜殿揚、胡文楷、蔣仲茀、李宣龔、瞿鳳起、任繩祖、孫楷第、孫伯恒、王守兌及相關機構為整理出版《孤本元明雜劇》的往來信札專集。

  信札時間起自1938年6月22日,止于1941年12月10日,所收手跡、錄副共約470件,形式包括函、契約、校例、須知、箋、表、條議、清單、書目、提要、樣張、說帖、說明等,其中大部分均為首度公布。

 

  完整記錄商務印書館20世紀三四十年代古籍整理全流程

  

  本書信札涉及《孤本元明雜劇》出版過程中的商借出版、擬訂契約、主持調度、邀請專家、攝照曬片、擬訂校例、選定初校員、選目編次、文字校勘、選本對校、商榷書名、撰擬序跋和提要、版式設計、印刷用紙與成本、曲本分冊、預售發行等環節,記錄了商務印書館作為一個現代意義的文化出版機構,對珍貴戲曲文獻整理、校訂、編印、出版和發售的全過程,完整而生動地再現了其20世紀三四十年代古籍整理出版的風貌;同時,其側面反映了當時中國的社會生活與時局世態,是研究中國出版史、文學史和社會史的寶貴原始資料。

  《校訂元明雜劇事往來信札》的出版將有助于學界加深對《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和《孤本元明雜劇》的研究,有助于學者們挖掘從《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到《孤本元明雜劇》的出版過程和諸多出版細節,并考量其在古籍出版史上的特殊意義。

 

書中的藏書票,手工鈐印張元濟私人印章

 

 

  以下為信札選刊

  

  關于商借出版,如1938年6月22日,鄭振鐸為購買攝印鈔錄出版也是園舊藏元明雜劇事致張元濟函

  菊生先生:承關心元曲事,至以為感!書款已匯出,但至今未到。惟在限期屆滿之前,已由暨大諸友先行墊付款項。現此書已取回,暫存敝處,乞釋念!先生攝印一份事,已作函“教部”,諒必可得允許。千元之款,將來擬印作為鈔錄一份之費用。惟將來商務出版此書時,須用“教育部”或“國立編譯館”或其他國家機關名義;又出版時,盼能贈送“教部”五十部以便分送各國。此事想均不難辦到也。專此,順候公祺!振鐸拜上。27/6/22。

 

 

  關于擬定契約,如本書收錄有1938年無月日商務印書館所擬也是園舊藏元明雜劇出版權授與契約(四份,各不同),現只錄其中一份

 

立租賃版權契約

 

  教育部代表鄭△△、商務印書館(下稱商館)

  今因教育部藏有也是園舊藏抄校本刊本元明雜劇六十四冊,商館為流通起見,愿出資租賃。茲特訂立契約如下:

  (一) 商務允出租金壹千圓,印成之后,另送全書十部與教育部。

  (二) 教育部以全書全部移交商館,由商館出具收條,并保險壹萬元,保險費由商館擔任。

  (三) 商館將本書分期出版,其中若干種已有流行之本,印否由商館自行決定。

  (四) 商館允于一年以內出齊,出版后售價自定。教育部允以應收租金一千元作為購買本書之用,折扣照特價計算。

  (五) 教育部允于本書十年內不收回自印,亦不另租他家印行,但收回自印或另租時應將商館印存之書照售價同時收回。

  以下去信說明

  原須兩星期照完,此時照辦不到,又出版用商務名義,至鄭君要求書內聲明為教育部所藏,應請王總經理核定。
 

 


  關于邀請整理者及確定印行方針,如1939年4月24日張元濟致王季烈函

  久違雅范,倏將一載,屈指暮春時節,臺從例當南來,不審今歲仍有省墓之舉否?翹企之至。“也是園舊藏”元明雜劇數百種,為虞山丁氏所有,去歲由蘇垣散出,展轉為北平圖書館購得,商務印書館商準景印,凡二百四十二種,經友人詳細檢閱,為外間久未見者一百四十余種,有傳本而頗有異同者六十余種(有無印行價值,尚待研究),余則為通行之本(撤出不印),趙清常、何小山先后校過(亦有未曾下筆者),其中有刊本、有抄本,各本行款又各不同。弟略加翻閱,必須整理一番,方可出版。吾兄為曲學專家,敢以奉懇,不知能邀俯允否?鄙意擬改用排印,即用《奢摩他室曲叢》款式,其以別本參校者,或附札記,或即注于眉端。此層頗費斟酌,擬于今年分期出書,竣事之期,擬以年底為度。倘蒙臺允應,如何酬報之處,并祈核示。如趨從不日南來,積成札記若干條,近由商館印行,謹呈一部,伏乞教正。賢嫂夫人閫福。

  前月移寓霞飛路一二八五弄二十四號,舊居業已拆去,并告。

 


  關于擬定校例,如1939年7月3日,姜殿揚所擬也是園曲初校須知

 

 

  關于版式設計,如1940年4月11日,王季烈為論編次校印元明雜劇曲本事覆張元濟函中所附丙式樣張

 

 

  關于商榷書名,如1940年8月14日,丁英桂所錄王季烈論選刊元明雜劇曲本全書總名不用“孤本”字樣而擬用“脈望館”字樣乃有三不妥附注箋

  標題“孤本”二字改“脈望館”一節,鄙意覺未盡善。此雜劇為脈望館、絳云樓、也是園諸家所遞藏,而非脈望館之刊本。僅舉脈望館不足以賅諸藏家,一不妥也。脈望館所藏雜劇不止此數,今僅選印百余種,而仍冠以“脈望館”之名,二不妥也。書名當使人人易知,方可暢于行銷。脈望館去今已有百年,惟藏家及研究板本者熟知其名稱,普通喜雜劇傳奇之人未必知也,不為“孤本”二字之足以使人注意,三不妥也。請諸君再細酌之。烈。

  右錄《破窯記》校樣上王君九先生附注
                                                       

英桂錄 29/8/14

 

 

  關于印行和預定,如1940年3月1日,袁同禮為收到稼軒詞跋等及寄贈藏書目錄并論印行也是園舊藏曲本等事致張元濟函,反映了《孤本元明雜劇》尚未出版,即為學界敬仰和關注,并爭相給予建議和幫助的史實

  ……尊處選印,豐功偉業,至為佩仰。西南學術界同人咸主張仿《元曲選》辦法,付諸影印,已存真如。

  貴館以成本較重,似可先售預約,敝館可預定三百部,先行交款。本識。

  尊意以為如何?并希卓裁,見復為感。特此申謝,并祈垂詧。臨潁依依,無任神馳。專覆,敬請著安。

后學袁同禮拜啟 三月一日

 

 

 

 

刷宝红包能赚钱吗